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现在兴奋的都不能呼吸,正看着儿媳包裹着修长双腿和火辣翘臀的运动裤慢慢向下,最美好的身体即将暴露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突然间就听前方提高音量大喊一声,吓得我跟儿媳都是颤抖了一下,这种情况下距离这么近,不可避免的都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原来前方不远处,两人的野战已经到了巅峰,随着不要命的放纵叫喊声,两人终于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短暂的功夫,儿媳身体一侧滑出了我的怀里,那条运动裤堪堪露出一半的臀肉就又被她提了上去。

    儿媳眼神凌乱,看着我的眼神冲我摇摇头,看着她有些痛苦的样子,我兴奋无比的内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心疼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个是道德伦理的底线,一个是身体难以压抑的渴望,看得出来现在的她也经历着难以想象的煎熬。

    前边的人说笑着,擦拭着各自的身体时聊天说笑,开始穿着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家伙真会玩,不去酒店不在家里非要来山里玩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不是感觉刺激吗?上次你不是说很想试试野外战斗的嘛。刚才听你浪叫的那么爽,一定很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次咱们再来这里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匆匆穿好衣服收拾好,男人一脸满足的揽着女人的腰,我跟儿媳又努力藏好身形不被他们看到。

    当他们离开的时候,我终于看到了他们的模样,这男人可真老,看着女人的手还在女人的臀肉上不断的抠唆着。

    女人看起来太年轻了,估计就二十出头的年纪,女人跟男人的长相有几分相似,眉眼之间很像。

    这让我对他们的关系也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当两人刚打完野炮离去好久,我跟儿媳这才不再压抑,大声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突然遇到的事情结束了,儿媳也对我生气防备心理,距离我远了一些之后说着:“好了,现在看完了,赶紧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儿媳说完话就转身离开,只不过两走两步因为身子发软差点外倒。我好心去扶她把我推开,然后踉跄着向前走。

    我暗自恼怒,这两人一起办事就算了,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完事了呢。

    心里惋惜的要命,我跟着儿媳下山。

    “小玲,你说刚才两个人是什么关系?男的年纪这么大,那女人估计都能做她的儿媳妇了。”我还想着刚才的刺激情形,找着话题跟儿媳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。”儿媳的语气不怎么好,也不知道是刚才被惊醒,还是身体的渴望让她变得烦躁。

    下山之后我跟儿媳都恢复了正常,继续呆了一会儿之后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爬山这么个充满激情的一天,儿媳像是又恢复了正常,跟我又一次的保持距离起来,这让我有些苦闷。

    老伴习惯早睡早醒,孙子睡了她就抱回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今晚,儿媳忙完之后洗了澡,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跟我一起看电视。

    儿媳妇身上穿的不再是平常在家穿的那种保守的分体式睡衣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